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烈儿宝贝专访:坚韧性格中的一种底色

2021-10-13 20:15:00    来源:壹点网

下午4点,刚结束一场三小时的广告拍摄,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烈儿马上开始新一轮妆造,赶往下个拍摄现场,预计拍摄时间为四小时。

在成为电商主播前,烈儿曾是淘宝中老年女装品类的头部模特。在同事眼中,瘦弱单薄的烈儿是个“铁人”,“杭州夏天38度、40度,要出外景拍羽绒服、拍皮草,一拍就是十几个小时,别的姑娘不愿意干的事,她愿意干。”

烈儿去年一整年的直播时长超过1450个小时。“坚韧。”这是烈儿认为自己格中的一种底色。

在她看来,这样的工作强度是基本素养,保持高昂情绪状态是本能反应。“至少,我们大家现在认识的这些主播,都有一个特点,特别能吃苦,大家都是一点点坚持下来的人。”她讲。

从2017年接触淘宝直播至今,烈儿宝贝的直播间走过了五个年头,在电商主播圈子里算是老前辈。从零粉丝起步,到现在1500万粉丝,在各项全网直播带货排行榜中,她的名字往往紧跟在薇娅、李佳琦之后,个人销量赶超一家商场。前不久,她刚刚结束了“宝藏焕新夜”,这是烈儿直播间自创的促销节日,直播观看人数超2400万,共售出69万单商品,销售额1.5亿元。

区别于薇娅的干练、李佳琦的热闹,烈儿的直播亲和、温柔,显得没有那么强的侵略

眼下,直播带货行业正处于前所未有的白热化竞争。 “当所有人努力奔跑时,我不想跌倒。”烈儿和,但也不畏惧竞争,“越竞争激烈的时候,心态越要更好,先把自己做好,然后把压力化为动力。”烈儿讲,她应该是个“竞争者”。

一、被逼开始的第一场直播

《潮头》:我们看到你在2017年和曾经的中老年款供货商们拍了一张大合影,正式告别了模特生涯,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场合?

烈儿宝贝:那是我最后一次拍老年女装,拍完以后跟之前合作过的客户,聚在一起拍了个大合影,之后我就告别模特生涯,正式成为了主播。其中一些客户知道我是最后一次拍摄,推掉很多重要的工作专门赶来了现场支持我。也有人知道我那天是最后出来拍照了,好多客户那天就想抓住这个机会,说最后能多拍就多拍一点,所以当时来了好多人。

《潮头》:突然选择去做直播带货,这些老朋友们支持吗?

烈儿宝贝:我做模特真的是做了十来年,我的那些客户很多都是5、6年来一直在找我拍照的,所以他们其实不希望我完全退出,突然去踏入一个完全未知的行业,对我还是有点担心的。

《潮头》:他们的担心也有道理,你决定从淘宝模特转型成为淘宝主播的契机是什么?

烈儿宝贝:我觉得有两点,一是自身发展的瓶颈出现,我在生完小孩后就越发意识到模特这个行业,有它的局限,虽然当时做的还挺不错,但其实那时已经是寻求转型的好时机。

二是赶上了电商行业直播的大风口,当时我老公是有察觉到了淘宝直播要火的趋势,发现在淘宝排名较靠前的店铺中,网红店占据了大半。虽然我们都不太确定是否能做好,但决定尽最大可能试一试,我就被他逼着开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场直播。

《潮头》:当时给自己的预期是怎样的?

烈儿宝贝:当时真的完全没想过未来我们直播会做成什么样子,只是想着新的机遇,要抓住它,然后要勇敢去尝试一下,不管结果怎么样,至少你开始了一种新的领域。

《潮头》:直播带货第五个年头,你的风格和形式有改动过吗,到现在产生了都产生了什么变化?

烈儿宝贝:一开始直播的时候,我只是凭借自己10年的模特生涯积累的经验,与粉丝们分享服饰、搭配等生活内容,到现在可能伸展成了全品类。风格上,我觉得一直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直播其实跟主播的个紧密相关,直播风格就是这个人本身的个,我自己的风格就是以这种像姐妹、朋友的分享为主。但内容上是一直在创新、一直在变化,我们会尝试多元化的场景和主题,采用逛播、溯源之类的形式,为大家增加沉浸感和代入感。

二、“飞机就是我的床”

《潮头》:李佳琦曾说过主播的焦虑,一年365天他播过380场。你有没有类似的经历?

烈儿宝贝:当然了,做淘宝主播每天要播够8小时,还经常地连播十几个小时,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而且好像永远都看不到边。每一天醒过来,你后面的直播已经排期排好了,然后各种商家都在期待着你,粉丝也在等着你,你不能迟到、休息。我们有时候连续播25天,然后还经常在出差,睡觉都是在路上,飞机就是我的床,上了飞机才可以躺一下。

其实,当时和我同一批做模特的朋友,大家是一起进入了淘宝直播,不光我一个人,她们有的甚至比我做得更早,但坚持不到一年就相继退出转行了。坚持直播的过程很辛苦,要放弃自己的生活,放弃自己的业余时间,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