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广州浪奇新年刚过涉案被查 最新市值21.52亿元

2021-01-14 14:21:45    来源:华夏时报

数月来连环上演存货“跑路”戏码的主角广州浪奇(000523),在深陷造假疑云后,不出所料成为开年后监管的新靶子。

广州浪奇1月8日晚发布系列公告,公司涉嫌信披违法违规,于当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被立案调查;公司董秘谭晓鹏因个人原因于近日辞职,职位空缺期间由公司董事长赵璧秋代行董秘职。

也许并非偶然,2020年11月、12月,广州浪奇及公司董事长赵璧秋、总经理钟炼军、董秘谭晓鹏、财务总监李艳媚先后收到广东证监局警示函和深交所监管函,指向公司未及时披露重大逾期债务、未及时充分披露存货风险等信披违规行为,及对20多亿元土地收储事项会计处理前后信披不一,且对公司利润影响重大、对投资者决策产生误导的问题,四名高管被指未能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资深股票索赔律师吴立骏认为,监管升级态势表明广州浪奇等责任主体已涉虚假陈述,符合一定条件的受损投资者可在微信报名加入集体民事索赔诉讼。

广州浪奇“存货门”事件自去年9月27日曝光以来愈演愈烈,先是瑞丽仓、辉丰仓5.72亿元存货“不翼而飞”,跟着是广东库区、四川库区另四仓“沦陷”,近3亿存货账实不符,紧接着问题存货再增3154万元货值总额创新高。12月25日晚间,广州浪奇称已掌握证据表明,贸易业务存在账实不符的第三方仓库存货金额及其他账实不符的已发出商品金额累计约8.98亿元。此外,因受现场条件限制,四川库区货值3.43亿元的存货数量及货物权属仍在核查确定中。公司称已在2020年第三季度计提减值准备8.67亿元,剩余数千万问题存货拟在四季度全额计提减值准备。

存货黑洞准数没盘定,债务逾期、资产冻结还如影随形。广州浪奇8日晚的另两则“报忧”公告显示,公司名下部分子、孙公司被冻结股权注册资本金合计已达59850万元;截至1月7日,公司27个银行账户累计28517.49万元资金被冻结,总冻结余额占公司2020年9月末未经审计净资产的39.27%、未经审计货币资金余额的38.25%。

难得的是,公告中广州浪奇还淡定表示目前公司仍有可替代银行账户,上述账户及股权冻结暂未对日常经营管理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实际上,截至2020年12月30日,广州浪奇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合计已达70992.08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7.20%。

公司的业绩自然也好不到哪去。2020年前三季度,广州浪奇实现营收53.42亿元,同比下降47.81%;净利润自2003年来三季报首次报负,而且一亏就是11.70亿元,主要是今年7-9月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12.09亿元,除了前述8.67亿元存货减值,中冶化工、保华国际、亚太华桑3家高风险贸易业务客户的账面应收账款也“贡献”了坏账准备2.63亿元。报告期末公司净资产7.26亿元,较2019年末的19.09亿元九个月缩水近62%。

需要关注的是,广州浪奇此前仅在2002年度有过-1.16亿元的净利润亏损记录,但上市28年累计盈利也不过6亿元上下,其中八个年份净利润处在百万元量级的微利状态。而能让这家1993年上市的老牌日化企业一年亏掉大半家底,公司贸易业务可以说是“居功至伟”。

此前媒体报道中多有“洗衣粉去哪了”“洗衣粉蒸发”的不确表述,其实广州浪奇目前主业已非公众印象中赖以起家的家用洗涤等日化用品生产销售,而是其2011年前后开始布局、多年来规模快速膨胀已成庞然大物般存在的化工贸易,此次涉险存货多为对氯甲苯、邻氯甲苯、磷矿粉等化工原料。

广州浪奇2014年年报显示,2013年,广州浪奇投资成立了广东奇化化工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意图打造“全国最大的网上化工原料现货交易平台”;2020年半年报中表示,化工品贸易业务是公司现代服务业务的主要组成部分,旗下奇化网是“化工产业链深度垂直资源整合平台”,已推出原料交易、成品交易两大交易板块和五项服务。而广州浪奇被市场人士广泛质疑的虚假仓单、虚列存货、虚假贸易的“震中”正指向该平台。

深交所关注函曾指出,近年来广州浪奇大量开展化工品贸易业务,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及存货账面金额合计占总资产的比例高达75.35%,公司近期票据逾期、部分仲裁诉讼事项亦与贸易业务相关。交易所要求公司说明贸易业务是否存在商业实质,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及存货规模是否与公司业务匹配,公司收入成本确认过程及依据,信用减值损失及存货跌价准备是否计提充足、是否合规等疑点问题。

事实上,相关涉案人员已有数人落网(马)。此前,奇化化工交易中心董事、财务总监黄健彬及广州浪奇四川库区出事存货相关仓储公司实控人姚之琦,已先后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立案侦查。2020年11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广州浪奇前董事长、总经理傅勇国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傅勇国1996年10月后长期在广州浪奇任职,2016年8月前是广东奇化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2019年5月辞去上市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

而针对公司债务逾期、账户冻结及重大诉讼事项,深交所也曾要求公司说明相关逾期债务的发生原因,公司是否按相关规定及时披露了未清偿到期重大债务的情况,及对保华国际、中冶化工等公司出具商业承兑汇票形成票据质押逾期债务1.658亿元,是否实质上构成公司对外担保,如是请说明公司履行的审议和披露程序,说明是否存在违规担保行为。

三季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公司贸易业务应收账款账面余额30.66亿元,逾期金额26.35亿元;公司贸易业务预付账款账面余额16.42亿元,账龄超过90天的金额为9.61亿元。报告期末,广州浪奇负债合计达77.7亿元,其中长期借款4.19亿元,短期借款30.79亿元,而账上货币资金仅余7.46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广州浪奇在三季报中称,报告期内公司无违规对外担保情况,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

根据新证券法及最高法院最新司法解释,吴立骏律师提醒,凡2020年9月25日或2021年1月8日晚仍持有广州浪奇而产生浮亏的投资者,可在“追寻胜诉网”发送姓名、电话、股票名称、股票数量提交获赔报名申请,加入民事索赔诉前准备以争取赔偿挽损。截至今年9月末,该公司股东36720户,初步推算符合索赔条件的股民应有不少,目前其团队已受理了近百名广州浪奇股民委托。

二级市场上,广州浪奇去年9月自报存货涉险后,其股价由5.70元一线大跌三天后转入震荡下跌,12月30日盘中跌至3.31元的全年新低,数月间市值蒸发15亿元。2021年1月8日,广州浪奇股价盘中下探3.20元再创2010年来新低,收市报3.43元,最新市值21.52亿元,仅为历史峰值的16.19%。(吴立骏)

相关阅读